水瓶丿灬恶魔

瞧我这傻逼写的垃圾玩意

夹白 熠熠生辉

//好久没更混一波√

//辣鸡无脑胎教文笔,短小

//也许ooc了,人设崩了

//我这个傻逼的智障产物 :D

//食用愉快  欢迎评论区吐槽


以下正文


“去吧,带一百个人炸了那该死的隧道。”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后在一片倒塌和哀嚎中意识渐渐模糊。

本以为那是最后,谁知在最后的最后遇见了你——

“嘿亲爱的别怕,噩梦会过去的。”

你总是在绝望充斥于空气时这样安慰你的同伴们,

即使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来呀傻大个追我啊——”

你总是笑着,受伤了也是,被献祭了也是,

就连做最后的告别时也是。

“哎呀呀埃文你今天不在状态啊,难不成你喜欢我,不舍得砍我?”

真可笑,猎人和猎物成了恋人,不过主人怎能允许自己最忠诚的仆人有了什么额外的想法呢?

“啾~感谢埃文不杀之恩。”

你总是在成功逃脱捕猎时轻吻我的面具,

你总是陪着我,

你总是如太阳般温暖着我,把我那可悲的灵魂照的熠熠生辉。

不过那已成为过去,永不复返。





没啦,感谢观赏




德怀特 勇气

//呃。。。没有ooc。。。。。吧。。。。如果有,告诉我;D会继续努力的

//辣鸡文笔    短小     标题废

//评论区可吐槽   建议    喷哦        (0▽0)b

//大概微微伟汪?   食用愉快   :D


以下正文


     德怀特因为从小被霸凌而导致性格怯弱还有些自卑,但是他并没放弃让自己收到欢迎——即使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邪神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只要把德怀特的这种渴望放大一下,再稍加引诱,就有一场好戏看了。

     毕竟,人在欲望面前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某次逃生结束后,德怀特并没有回到篝火旁,他被传送到了一片黑暗之中,德怀特慌了神:“有。。。有人吗?杰克?梅格?克劳黛特?”“德怀特是你吗?”杰克的声音在黑暗中的某处响起,德怀特顺着声源找到了被绑在十字架上的杰克。这时,邪神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嘿嘿~来吧德怀特,杀了他,我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同时,上方的黑雾里掉下来了一把骨质的匕首。

     “不。。我不能。。。”德怀特的声音带着哭腔。

     “不要?哎呀呀~小领导,那我只好帮你一把了——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邪神窃笑一声,操纵一团黑雾融进了德怀特的胸膛,德怀特显得痛苦不堪,跪在地上发疯般撕扯着胸前的衣物“嘻嘻~”随着一声笑,德怀特突然停止了挣扎,右手拿起匕首,站了起来,双目变得腥红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嘴角上扬扯成不自然的弧度,怪声怪气的对杰克说道:“杀了你,邪神将赐予我力量,朋友嘛,总是要互相付出的,这次,就用你的灵魂做筹码吧——”说完,德怀特便用匕首向杰克的脖颈刺去,正当杰克闭上眼等待死亡降临时,德怀特突然停下了动作,左手死死牵制住了右手手腕,豆大的汗水与泪水从德怀特脸上滚下来,德怀特用因为哭泣与恐惧而发颤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对杰克说:“我。。。平时逃生时。。总是。。。拖你们的后腿。。。。现在。。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吧。。。。。。”德怀特看了看自己和手中的匕首,杰克一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德怀特大喊:“德怀特!不要!我们总会从这该死的地方逃脱的!”“对不起。。。杰克。。原谅我。。。反正。。我也没什么存在的价值了。。。就让我鼓起勇气做一回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吧。。。。。”德怀特集中意念,奇迹般将黑雾逼出了身体,在黑雾将要钻回体内的千钧一发之际,将匕首刺入了自己的脖颈中。温热的血液溅到了杰克身上,德怀特“咚”地倒下了。一切就此回归寂静。邪神也有失算的时候。“。。。。。。”许久,杰克被沉默不语的邪神传送回了温暖的篝火旁,梅格最先发现了一身是血的杰克“杰克,德怀特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杰克红着眼圈,将事情说了出来,几个女生悄悄抹起了眼泪,那几个大男人包括杀手都低着头,一言不发。随即,东方泛起了鱼肚白——黎明要来了,不同的是,这次并不是邪神以往创造的假象——光明转瞬即逝,又回到了黑夜,太阳真正升了起来,邪神对他们说:“走吧,你们自由了,再也不会经历痛苦的轮回了。”邪神的声音没了往日的奸诈,变得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杀手与逃生者们都愣住了,“我说了,快走。”邪神的声音依旧如此。

     走在洒满金色阳光的路上,他们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形容的沉重,至于得到自由的原因,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没啦,感谢观看_(:D」∠)_

夹白 病娇三十题的第几题题来着?(瘫) 啊呀我的努力被你发现了呢——

//emm我记得是在贴吧里看的,部分病娇情节描写有借鉴

//萌新第六发    XD

//短呀么短小呀~~~~嘿嘿~~~~

//ooc使我快乐     辣鸡胎教文笔

//也许有不科学的地方,欢迎吐槽评论区吐槽


以下正文


     自从梅格和埃文确定了恋人的关系以后,梅格的房间便不再对埃文或者其他人开放,为了防止有人偷偷进来梅格甚至在门上安了一把锁,谁也不知道钥匙在哪。有一次,在梅格开门时埃文想偷偷往里面瞟一眼,梅格都立马警觉的关上了门,埃文只看到墙上密密麻麻的贴满了照片,每个照片旁边都有一张彩色的便签,便签上写满了不知道什么内容,这愈发勾起了埃文的好奇心。

     虽然贸然进入一个少女的闺房这件事不太好,但是总要对自己恋人的生活关心关心了解了解吧......埃文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就撬开了梅格房间的门。

     埃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墙上贴满了自己的照片,有自己在做某事的照片,还有自己某个身体部位 等等......上面还都仔仔细细标上了日期,在干什么,或者是哪个部位。埃文随意看了几眼,在一双眼睛的照片旁的便签上写着:哦哦哦埃文的眼睛好好看呀~~~我呀,要把它挖出来,这样埃文以后就只能看着我一人,眼中自然就剩我啦~~~~~~一张手的照片旁用便签贴着一段字:哎呀~埃文的手真好看~~骨节分明,又修又长~我要把埃文手上的皮扒下来做成手套,我和埃文就可以永远牵着手了呢~~~~~嘴的照片旁写着:埃文笑起来真的好好看~~~只要把埃文的嘴角向上割两个口,埃文就可以一直对我微笑啦~~~~~呀,差点忘了,埃文的声音也好好听,我要用铁给埃文烙上我的印记,既可以让埃文知道他只能是我的,又能好好欣赏埃文的惨叫了~~~~~“啊呀埃文我的努力被你发现了呢——不过没关系,因为我真的真的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埃文 ——”梅格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梅......呃......”还没等埃文反应过来,梅格手中的麻醉剂已经插入了埃文脖子上的静脉里,在埃文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自己被拖进了地下室

梅格嘴里还哼着歌——


【Give me a run for my money】

谁能与我相比

【There is nobody no one outrun me】

没有人   没有人能与我相提并论

【So give me a run for my money】

因此    谁能与我相比


没啦,感觉自己写的超级迷......(诶呀~~~好想把给我评论的小可爱养起来呢~~~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们呀~~~~~)感谢各位大佬以及吃瓜群众观看~~~~~爱你们呦~~~~~~



夹白 春药梗∠( ᐛ 」∠)_

//萌新第五发
//不开不开我不开,还没有驾照,谁劝都不开
//并不科学 不科学 科学 学 XD
//超级短小
//ooc使我快乐,辣鸡胎教文笔

以下正文

梅格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开始喜欢叼东西,像草啦什么的,总之就是嘴里没点儿东西就浑身难受。
某日,梅格到寒风农村去逛了一圈,正好碰见克劳黛特在整理她的药草园,梅格和克劳黛特闲聊了两句后对克劳黛特说:“嘿呀亲爱的你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嗯,回见。”梅格和克劳黛特说完再见,叼东西的毛病又犯了,于是就随手从克劳黛特的园子里摘了两根草放在嘴里嚼,克劳黛特无意间往梅格那里一看哦我的上帝啊~梅格碰巧摘的是她种的春…春药的原…原材料“等一下!梅格!那是…”可是梅格已经走远了“希…希望不会出什么发生…”
梅格走在路上,她突然间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火被点起来了,还越烧越旺,终于,好不容易到家了,梅格有气无力地敲开了门,刚进去就扑在了埃文身上,抬起充满了生理泪水与情欲的眼睛“嗯哈…埃文……我好热…唔…难受……”

拉灯拉灯拉灯(///▽///)不写鸟~感谢各位大佬以及吃瓜群众观看~嘿嘿嘿(真赤鸡)

夹白 关于孩砸

//萌新第四发

// @重弋 这位小天使⁽⁽ଘ( ˊ▽ˋ )ଓ⁾⁾*最喜欢的夹白

//ooc使我快乐   辣鸡胎教文笔

//糖   :D    就是不忍心发刀,去你的蛀牙,老子无所畏惧 

// 日常短小+更短小


以下正文


     “埃文埃文埃文~~~~~~~”今天的梅格一看到埃文就两眼放光冒星星“小猴爬树!”没等埃文转身反应过来怎么个情况一脸茫然时,梅格已经稳稳当当地骑到埃文肩上,“就是改不了啊......”埃文叹口气,两只手扶住梅格的腿,抬起头看着梅格“说吧,你又要跟我讲什么?”梅格看着不远处玩耍的孩子们对埃文说:“嘿呀埃文你喜欢小孩吗?”“......还行吧。”埃文向来不喜欢太吵闹的人或物,当然梅格除外“那埃文我们要一个吧~”埃文看着梅格的星星眼,坚定的说了声:“不。”“为什么——”梅格眼里的星星消失了,用让所有直男都于心不忍的表情看着埃文“因为——”埃文眼里的笑意愈来愈浓“这样我就不能把我全部的爱给你了啊。”


没啦~感谢各位大佬以及吃瓜群众观看~(比哈特)❤

骨科 同居三十题第一题 相拥入眠∠( ᐛ 」∠)_

//萌新第三发(。ì _ í。)
//ooc有 辣鸡胎教文笔 ;)
//依旧短小,不开坑(⁎⁍̴̛ᴗ⁍̴̛⁎)
//接下来应该就发玻璃渣了,毕竟糖吃多了会蛀牙哦(笑)

以下正文

劳丽又紧了紧自己的小被子,往床沿再蹭了蹭,跟她的杀人鬼老哥保持了大约有一人宽的距离后才安下心来——毕竟挨着一个一直追杀自己的变态杀人狂睡觉还是挺危险的。
半夜,劳丽实在是受不了如此寒冷的天气,尽管盖着被,但风还是顺着空隙钻了进来,劳丽打了个冷颤,翻个身准备背对着风,劳丽突然发现迈克尔已经贴了过来,面具后那双灰蓝色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注视着自己,随后迈克尔一把掀开自己的被子把劳丽拢了进来,拍了拍劳丽的后背,示意她睡觉,劳丽的头埋进迈克尔的胸膛,寒意减去了大半,困意袭来,在迈克尔怀里睡着了。



没啦∠( ᐛ 」∠)_我爱迈叔,迈叔爱…爱他老妹 感谢各位大佬以及吃瓜群众观看~

火花组 凤敏醉酒后竟然。。。。。。。。

//萌新第二发√

//蜜汁标题   ;D   不开车

//也许并不科学_(XD」∠)_

//辣鸡胎教文笔。。。。OOC有

//懒到只写段子   (瘫)


以下正文


     凤敏还跟往常一样在外面浪到很晚才回来,这次还喝醉了,回家衣服都没换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当凤敏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醒来时她惊喜的发现自己因为睡得太死尿。。。尿床了。。。

    “ 操,要不是那帮小碧池逼我再喝两罐我他妈能尿床吗?!”凤敏一边小声问候着他们的家人一边拿着换下来的床单和裤子走向卫生间,“干!真衰。”凤敏暗骂,谁他妈能知道还能和卡特撞了个正脸?!凤敏的脸腾一下红了,赶紧手忙脚乱的把床单和衣服藏到身后,但卡特尽管看的不真切也从凤敏的面部表情推测出发生了什么因缺思婷的事,卡特长叹一口气,手伸到凤敏后面拿走床单和裤子扔到洗衣机里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凤敏的脸颊:“别总跟他们去喝酒,要喝也少喝点。”“哦。。。。。。”凤敏转身刚走了没两步,卡特又对她说:“对了,要是他们再逼你喝就打电话叫我。”“嗯。。。。。。。啊。。。。。。。”凤敏的脸更红了,就差个滤镜让头上冒气儿了。


没啦~感谢各位大佬和吃瓜群众观看~❤(比心)

萌。。。萌新(瑟瑟发抖)

//萌新。。。。_(;D」∠)_发。。。发。。糖啦。。。(越来越小声)

//第一次(\ \\▽\ \\)

//ooc有。。。吧。。

//辣鸡胎教班文笔,求各位大佬评论指点。。。。。

//真尴尬 :)

以下正文

  “埃文——”这是梅格今天第八次挂在埃文身上要亲亲了。

  “嘤嘤嘤埃文我们都交往快一个月了连个亲亲都没有........”梅格开口,“汤普森和克劳黛特不到一个星期就整天腻在一起了。”

    “。。。”

    “小叮当和杰克都滚完床单了。”

    “。。。”埃文依旧沉默。

    “我要亲亲~现在!”梅格又说,"难不成埃文你是个gay?噫~~~~号外号外!——麦克米伦之子欺骗少女纯真的情感!——”

       埃文大概是受够了梅格,将梅格从身上抱下,还没等梅格反应过来便掀起面具吻了上去。“搞......搞什么埃..唔!”梅格想要挣脱却被更大的力量死死压住了后脑勺,良久,埃文见梅格涨红了脸才松开了怀抱对梅格说道:“满意?”梅格红着脸大口喘着气仍倔强地说:“哈.......才.......才没........哈有”看着梅格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埃文轻笑一声接着说:“小笨蛋,不会用鼻子喘气?”“你......我......”梅格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话,就红着脸抹着嘴跑了。望着梅格远去的背影,埃文面具下的嘴角又勾了勾。





没了_(:з」∠)_感谢各位大佬以及吃瓜群众观赏XD(哭QAQ)